故人叹

*啊我的天我都写了些什么......

*推歌系列第二弹,依旧歌名见题目

*本篇设定:原著向的叶修苏沐橙,沐橙视角【亲情友情还是爱情你们心证吧,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两天等志愿录取心态有点崩,小天使们将就着看看吧(跪下请罪

*行了你瞎叨叨什么


—让我们正文走起—

叶修站上领奖台的那一瞬间,苏沐橙觉得自己有点想要流泪的冲动。

这是叶修的第四个冠军,或许......也是他的最后一个冠军。

看着叶修和兴欣的大家一起举起冠军奖杯,苏沐橙只是默默地站在叶修身后,就像她一直希望的那样。


每一个知道君莫笑背后身份的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那个永远站在叶秋身边、一叶知秋身后...

【喻黄】山有木兮

*先祝我自己成年快乐,吃个喻黄当生日礼物好了

*这篇算是给属于我的新系列开个头,一个CP一首歌(歌见标题)

*本篇设定:鲛人喻×公子黄

*舍不得虐我CP系列

*真的没有小天使愿意给我一个爱的评论吗【委屈】【卖萌打滚求评论啊】

—不瞎叨叨了正文走起—

1

黄少天最近有点愁,原因是他家后院池塘里的鱼,变成了喻。

这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黄少天,广陵城中赫赫有名的黄将军的独子。黄将军一生戎马疆场,立下战功无数,却奈何是老来得子,生怕自己一身好功夫无人传承。好在黄少天天资聪颖,年少时就常常跟着自家老爹混迹于大大小小的练武场,习得一身好武艺,性子虽是跳脱了点,不过这么多年好...

我过一本线啦啊啊啊啊啊!!!
接下来就可以安心码字了!!!!

【戴妍琦生贺/14:00】我在

*修修改改终于是写完了,来补作业,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鞠躬】

*请各位看文的小天使自动脑补画面

*大概有ooc,迟到的小戴生贺,戴宝宝生日快乐~

*本篇甜点:清甜清甜的樱花慕斯哟~

*樱花花期短暂  于是人们说

樱花的开落提醒着人们

珍惜时间   珍爱身边的人


—正文走起—


戴妍琦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站在被夕阳染红的地平线上,身上的军服被鲜血染成暗红,在落日的余晖下更显得触目惊心。

而在她的背后,并肩作战的伙伴已经停止了呼吸,身下的鲜血染红了黄土,身旁凛冽的风刮得她脸生疼,可她却恍若不觉。

梦里,整整三天...

一个不算Repo的Repo

*惊喜第二弹到啦, @『相思不苦』 太太请签收!

*妈耶差点没写死我,好在是写完啦,终于对得起自己的语文成绩了2333

*最后60天啦,算留个纪念


——致SAS的大家

喻黄——影伴身

寒冰锁心魂,温言筑东篱。

淡看世间事,挥剑斩空羁。

光影终明现,勿叹相逢迟。

出鞘刻冰雨,蝶影寄相思。


方王——红颜劫

白雪未可知,牵念只一人。

烽火扬尘中,心间留余温。

鸢尾寄真情,甘为红颜焚。

此生萦笑颜,浩瀚绘星辰。


双花——繁花开

初逢晴雨后,明艳映眼棱。

花绽锋芒现,血色染空城。

生死一线间,铁骨未远铮。

重拾手...

【Repo】写给SAS第一季的评论

*前两天拿到书的时候就一直想动笔了,然而直到今天才有空......(明天还要上学的三党哭瞎)写的匆忙,希望太太不要嫌弃!!

*虽然我知道第二季都完结了才写第一季的评论不太好,但是......

*太太!您的第一份惊喜大礼包已到账!请签收!!

喻黄——日光照蝶影,月光暖锋刃

作为SAS第一季的主CP,喻黄二人一路走来正如太太文中所写“一路上轰轰烈烈,终归于平平淡淡”

喻黄都是那么让人心疼的人,少天被母亲的话禁锢,被迫套上层层枷锁;文州因为曾被残忍的对待而被自我的梦魇纠缠一生。但值得庆幸的是,即便如此,他们原有的那份美好也没有被岁月抹杀掉。少天用一种简单直白的方式击碎了文州用来保护自己拯救...

【韩戴/韩队生贺】向你告白

*突然诈尸,证明一下我还没被卷子淹没......

*老韩生日快乐!!拼了老命也要赶上你的生贺!!!

*第一次写韩戴,请大家轻喷(鞠躬

*冷CP的粮真的好少啊哭唧唧,只能自己产粮了(握拳

*叨叨这么多,接下来请看正文啦


—正文走起—


韩文清有一个秘密,他喜欢戴妍琦。


喜欢上戴小姑娘是个意外,至少十年一如既往专注霸图的韩某人是这么认为的。


那是霸图和雷霆比完赛的一次聚会。虽然雷霆输了,但肖时钦依然本着地主之谊请了霸图全员聚餐。韩文清就在那时认识了戴妍琦。


小姑娘作为两队队员里唯一的妹子,自然得到了各个大老爷们的关心。然而小姑娘却兴致缺缺,大概是因为比赛输了...

【喻黄】我们在一起

*喻黄日快乐!!
*引号里的词有些是我的长篇存稿里的,正在努力存稿中……
*只放假半天的我也是拼了老命肝文
*小学生文笔,请各位看官见谅(。・ω・。)ノ♡
*喜欢的话请顺手戳个心或者戳个小手哦,评论也是可以哒

——正文走起——

初见

“哎你也是来训练营报名的吗对了对了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黄少天玩的剑客你玩的什么啊要不等会儿咱们去竞技场打一场吧……”

“喻文州,玩的术士。”

明媚的阳光照在两个少年的身上,打下两片交叠的阴影,正如后来的很多年里,两人双手紧握不曾分离。

那时的喻文州还不是战术大神,黄少天也不是剑圣,他们都还是十五岁的孩子,都对未来的一切充满了向往。

大概命运的齿轮就是从这里开始...

© 丛云清酒 | Powered by LOFTER